水镜之妖

又是秋。

他放下手中的鼓棒,抬头静静地看向窗外。
他不喜欢秋,非常不喜欢。不喜欢秋天的树,不喜欢秋天的水-----尽是离别之意。

练习室的门被推开了,他们乐队的键盘手走了进来,递给他一瓶水。

“前辈,这次团建你真不去啊?”他问道。

他微笑着摇头。

“可我听队长说你很喜欢在秋天出去玩啊。”

他的笑有些许僵硬,“是你记错了吧。”

键盘手似乎有些疑惑,摸着脑袋又出去了。

他再次将目光投向天空,那是一群来南过东的候鸟。

今年是第四年了啊。

他……会回来吗。

他从包中取出一本相片薄,翻看着,不由回想起四年前。

“嘿,鼓手。”当时的主唱将曲谱从他面前抽走。

他揉了揉发酸的肩膀道,“干嘛呢,我可是赶了一天的谱姿啊。”

“秋游 ,去不去。”主唱拿出两张门票甩了甩
问道。

他瞄了一眼,好像是最近很火的湿地公园,他也想去很久了便道 ,“那走着。”

或许是因为还是工作日,今天公园里的人很少,他们就静静地走在落叶小径上,踩得树叶嚓嚓响。

“喂,”主唱突然开口,“我……有件事要告诉你。”

他转过头来,看见一向假不正经的主唱一脸认真的表情,他不由觉得有些好笑,恩……也有些可爱。

“怎么,你别告诉我你祸害了那位良家妇……”

“我要退出乐队了。”

“女……什么!?你在开玩笑吗?”

“我要出国进修生物学,很可能……不会再回国了……”

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主唱,愤怒的,绝望的,祈求的?

“哦,那恭喜啊。要好好学习报效社会啊。”
可最终他只是笑了笑道。

主唱微微抿了抿唇,挤出一个微笑。

“记得啊,把主唱的位子交给新人,我的眼光不会错的。然后……”他吸了一口气,“四年,等我四年,如果我能回来我会去找你……们的。”

然后,然后他就走了,像是从来没有来过。
他觉得没什么人生吗,总是聚少离多的,少了他而……以嘛。

主唱交给了新人,他做的很好,但在他眼中好像总差了那么一点。

哪一点呢?

“前辈,队长说你必须得去!”思绪突然被打断,键盘手再次推开门道。

“行吧行吧,去哪啊?”

“嗯,据说是一个过了气的湿地公园,四年前还像挺火的。”

啊,这是又要故地重游了吗。

今天也是工作日,公园里的人同样地少。

乐队的成员聚在一起打着游戏,他因为技术菜,被踢出了聊天群。

他第二次踏上了这条落叶小径。还和以前一样安安静静的,好像一模一样呢。

啊,不一样了,少了一……

“嘿,鼓手。”那人站在小路的尽头冲他挥着手。

秋阳轻柔地在他们脸上镀上了金边,他们踩得落叶嚓嚓作响。

啊,现在是一模一样了。

啊,谁说秋天尽是别离。

啊,你回来了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e end